@ukiyo 长毛象作为信息传播和接受渠道有价值,与此同时,在小众自谓“难民”选择它时,他们也被动陷入一种自我审查之中。当更多的宣泄出现在此言论自由区时,我们也该清晰地看到,这种宣泄无法流入(多数人也不愿它们被流入)简中审查区,而此现象可能形成一种幻想风潮,在言论自由区表达自己不受限的控诉,等同于我表达了自己的控诉;在言论自由区看到了数量可观的控诉,等同于中国有数量可观的同类政治诉求;在控诉泛滥区表达相似的控诉、谩骂或诅咒,亦能在数量庞大的同性质文字中推论出作者和相似作者圈的渊博、正义、尖锐、勇敢、深刻,这么多人“互相鼓励”“互相学习”……可事实上这片言论自由区是一个黑洞孤岛,它无法和公共世界有交接,让它作为共有知识流通于反贼圈子都非常难,因此在墙外“小岛”中的一切探讨、交流、表达,都无关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基础是公共知识。我们在选择这种“政治表达方式”,并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这种表达时,应该感到巨大危机,它意味着反贼意识已经经由官方审查的打压,自发性地流入地下,公共空间原来此起彼伏的404声响有了新归宿。沉默是最大的自我审查。而最私人化的情绪垃圾桶,桶底是互通的。

尝试拆解分析微软游戏订阅制的赚钱法则 - YouTube
youtube.com/watch?v=pgVF9Zeggv

微软游戏订阅制的不可复制性和经济下行带来的韧性不足问题 - YouTube
youtube.com/watch?v=Dr63cgR7Wf

#从parenting书里学到的东西

差不多看了7本parenting的书,如果我只挑一本推荐就是这本了。这本书自80年代出版之后影响了几代父母,不单单是个人家庭,好多学校,学区,组织都用这本书来减少child abuse,增进沟通,是一本影响深远的书。

这本书是基于一个作者们举办的workshop,特别多实例和读者反馈,非常有用。我是图书馆借来的有声书,听完之后做了笔记还是不够,又借了ebook打算大量highlights。

太多的技巧不能尽录,但分享几个这书我极喜欢的观点。

1. punishment和natural consquence的分别。作者反对任何形式惩罚,认为那不过是家长泄愤的方法结果只是令孩子的难受,不会令到他们学习。例如如果孩子弄脏了什么东西,你让他们帮忙清理,那是natural consequence,而罚他们不可以去玩,那是惩罚。前者令到他们学习行为-后果的关系,后者只会令他们觉得resentful
2. 作者真的很留意孩子的感受,非常棒,例如说到孩子上学回家,或者从playdate回来,不需要追着问,你玩得开心吗,这天过得怎样这样的问题,因为好大压力,可以只欢迎他们回来然后给他们时间和空间休息,再选择要不要和你分享。
3. 有两点其实对父母也是挺liberating的,其中一点就是it is okay让孩子知道你的负面情绪,只要你冷静表达,不打不骂不喊就可以。例如孩子做错了什么,说你upset,not appreicate,it is not okay,i need to calm dowm这类的语言是完全可以说的,因为你的不满意情绪也是一种孩子misbehave的natural consquence,同时也做榜样令孩子明白所有情绪都可以接受,但不是所有行为都可以接受。
4. 另外一点就是怎么都不早让他们建立autonomy,例如giving them choices,让他们自己做自己可以做的事,不要那么control freak,尊重他们的body autonomy,stay away from minutia。建立autonomy也体现在父母不急于回答孩子的问题和做fixer,鼓励他们自我探索答案,和孩子合作解决问题。作者认为孩子很多时候解决问题的方案更加creative和有用。

Show thread

女版康斯坦丁的设定还挺带感,听说是没版权,如果好好打磨一下应该还挺带感的

Show thread


variety.com/2022/artisans/news
这个画面比例说刻意感觉也很难解释这么偷懒全程一个比例,看看人家隔壁的曼达洛人...
后半段有点意思的反而是麦片杀手们的峰会,然而还是戛然而止变得无趣,经费也不少啊,让人怀疑Netflix是不是做假账,搞得这些无毛特效、疲软剧情,整个剧除了尼尔盖曼一丝独特的个人风格,没啥值得称道的了,虽然天天360度嚷嚷政治正确都是群白痴,但演员水平确实也不太行,大卫休里斯和第5集的演员们是演技巅峰了,主演还没怀孕的女配有魅力,像会讲旁白的花瓶一样,全程也如图里台词一样
总得来说还是崩了

以及还给尴尬的小反派整了个💀手办,是打算卖周边么,我想买啊

Show thread

很多人说“粉红女权”是个互斥的矛盾体,除了斯德哥尔摩根本无法解释,我觉得不一定。这有点像丐帮归顺封建朝廷,本质上确实相互抵触,因为丐帮的存在无非是为了赋权被封建体制剥削的底层民众,朝廷本就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但假如聚焦在个体上,动机又突然自洽了。姑且撇开像陈友谅这种为一己野心投诚的机会主义者(此处自行代入某梁姓“女权”党员🙊)。那些出于民族立场欲杀萧峰的丐帮弟子,对北宋朝廷的愚忠难道都是斯德哥尔摩吗?
我认为至少还有两个原因。

一是身份认同的落差。归根结底,大部分叫化子对“乞丐”身份并无丝毫认同感,反而以此为耻(这才有了刻意打扮光鲜以撇清乞丐形象的“净衣派”)。然而,这背负了一辈子的污名却在臭骂萧峰“契丹夷种”时瞬间脱落,那一刻他们俨然不再是“乞丐”,而是堂堂正正的“汉人”,享受与主流汉人同等的优越感。
这跟很多所谓女权主义者一样,对女权的追求不过是“男人能做的,女人也行”,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活得像个男人。女性身份对她们来说就像乞丐的破衣一样,不但不是归属,更是心心念念渴望摆脱的负累。而只有在出征境外势力时,她们才终于脱离性别霸权下的二等公民,变成骄傲的中国人民。拼命挥舞民族主义的铁锤,自己身上的铁链就感觉不到了。

二是慕强和利己主义。丐帮中真如洪七公般追求平等正义的又有几人?像全冠清和彭长老的倒是不少,朝思暮想能熬成八袋九袋再争夺帮主之位。就算打倒恶霸也不为实现平等,只为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个压迫者。
“粉红女权”背后恰恰是同一套丛林法则,本质上其实是“女利”。她们追求的不是解放男女的性别束缚,而是压倒男性再把他们的性别特权据为己有。而“女利”背后的零和思维,一旦换到政治场景,就是熟悉的社达主义、政治现实主义,以及赤裸裸的权力崇拜。

一方面在性别议题上幻想把男性摁在地上摩擦,另一方面在政治上自行上演王之蔑视,站在权力之巅呼吁“留岛不留人”、“击落老妖婆的飞机”。看似矛盾,背后不过是同一套弱肉强食的恶臭逻辑而已。


S01E01 泰温公爵有点出戏...一秒几十年跨度的镜头想起了锡兰
S01E04 这是什么神仙打架
S01E05 优秀的单集,就像美国众神S01那个单集一样,尼尔盖曼是怎么做到又纯真又邪恶,血腥猎奇还充满美感的...

Show thread

新冠康复者找不到工作面临歧视,大家的讨论都只围绕着新冠展开,然而真正的问题与新冠无关,而是任何层面的“反歧视”在中国都没有被广泛普及过,在西方,人们力求把反歧视培养成人的本能反应(“政治正确”的由来),而中国没有过这种意识的普遍教化,因为“反对歧视”本身是一种普世价值,而中国近些年来为了煽动对西方的仇恨和对立,已经从社会舆论层面彻底把普世价值排除在外了,当“反对种族歧视、性别歧视”被普遍打成“邪恶的西方政治正确”之后,其他类型的歧视也就同时被慢慢鼓励了,妖魔化一种正确的价值取向,整个社会也就必然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如果究其更深层的原因,当然也是因为普世价值与陈旧的专制制度天然相斥,普世价值的广泛传播会导致专制统治的正当性受到质疑和挑战,因为人们会意识到一切反歧视的最终诉求一定是要求平等,在职场上要求平等、在家庭中要求平等、在性别上要求平等,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对一个专制政权来说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有必要扼杀在摇篮里,所以一个专制压倒一切的社会必然是无法从根本上取得任何文明的进步的,在纵向维度,新冠歧视之前也有过非典歧视、艾滋歧视,未来还会有其他疾病的歧视,横向维度有性别歧视、种族歧视、取向歧视,一个陈旧落后的社会制度不会反思歧视的,因为歧视一直是被暗暗鼓励的,这些受到歧视的人都只是这个环境和时代的牺牲品

有人问「窜访」该怎么翻译?
查了查汉典,根本没有这个词,那么「窜访」恐怕是近几年简中新造的词。

其实「窜」是简体字,本字是「竄」:从鼠在穴中。《说文解字》

看了几个字义,我感觉party取的是「抱头鼠竄」的竄义。
翻译过来Ta们的意思大约是:
佩老师像洞穴里见不得光的老鼠,此鼠辈狼狈乱跑到了台湾。

翻成英文估计不短~

Show thread

一八零|伯内斯,和后来那些操纵大众情绪的手 - 声东击西
castro.fm/episode/pyC5lj

果壳病人新的文章怕过不了多久就要删了吧,揭露了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多黑暗,里面写到现在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只关心一个情况——不要死就完事了。然后学校对他们认为心理健康存在风险的学生的态度就是“带走”,休学或退学。而且高校心理咨询师根本很多都是辅导员兼任,对心理咨询一无所知只为维稳。太令人恶心了

踩准了每个辱华点的“二舅视频”为何反而成为正能量爆款? - YouTube
youtube.com/watch?v=kdbHpgOsQZ

一个遍布负面信息,精准踩中每个辱华点的视频,却成了官媒推广的精品。它是怎么做到的?二舅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行为,向来受追求公平的中产们厌恶。为什么这次至少在前期传播中,却未遭遇大规模抵制?

详细评论《二舅》火爆视频 - YouTube
youtube.com/watch?v=IZ2WgERJ_I

忘了在哪看到的了,大概是说很多时候这类技术上的操作是把人对自然之类的情感的一种移植,有意地让人忽略或者弱化某些方面,增强某些方面,到接收者那里被下意识地忽略或者只是感到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
看到很多类似要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只能主动钝化自己的想法,以前看到时也觉得哪里不对但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现在能比较确定的说这种方式不仅维持不下去“正常”的精神状态,而且还会更加容易被这些利用意识形态之类日益精进移植技术的人影响,更难存活下来,反而像最近流行的一句话:瓶子里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却又没有出路。很多人想改变生存状态却又难以意识到这是个系统性问题,意识到了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和怎么才能有效做到,给出一点建议:从控制自己的信息源头开始,所思所想来于所见,获取内容倾向增量而不是存量,对自己的信源持续维护,删去二舅作者之类垃圾信源,增加那些能扩宽加深自己信息维度、丰富情感的信源。人的精力有限,在以上基础上利用工具技术来尽可能降低获取信息的成本和提高处理效率,看上去小小的问题也需要生活方式上结构性的调整配合

【意识形态批判】你二舅不是我舅——旗帜鲜明地反对文化布尔乔亚的“手工业方式”的意识形态渗透_哔哩哔哩_bilibili
bilibili.com/video/BV1Ca411K7G

中国人不会下地狱。因为地狱是以折磨人为乐的惩罚之所在,中国人到地狱只能算搬家。
二舅没办法治愈我的精神内耗,只会帮助我清理我的朋友圈。老中人已经不是“把苦难当做财富”了,是把苦难当做一种景观,我们熟悉这一套逻辑——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要你还不是这条链上的最末位,那么你就永远没有追讨问责的合理性,因为任何反抗都被视为“不知足”。别人那么苦都能坚持,你这点算什么 这种狗屁帮助剥削合理化,中国苦难叙事就是互害逻辑,它不试图让每个人都变得更好,而致力于不停迫害让有的人比你更差。断了腿的人不要抱怨,还有送了命的;失业的不要抱怨,还有断了腿的;降薪的不要抱怨,还有失业的,一层一层叠加,然后老中世世代代就在“努力爬到上一层”中打滚。不管爬到哪一层,都存在这个互害结构中,这是我们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幸福的原因。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